"红旗-7"地对空导弹总设计师钟山这样定义"幸福"_旱蚂蟥

黄筱琳

2018-11-23

湖北工程学院图书馆"红旗-7"地对空导弹总设计师钟山这样定义"幸福"_仙剑问情之逍遥天下

斗破苍穹之碧落黄泉

胡中南

  “红旗-7”地对空导弹总设计师钟山——  “忘不了没有空防的痛”  ■万东明解放军报记者钱晓虎  钟山怎么也没想到,在即将知天命的年纪,迎来了一个春天——  那一年,他参与研制的某工程任务受到全国科学大会表彰;  那一年,他有幸率团走出国门参加国际会议,与世界科学家同台交流;  那一年,他不敢想、不承想的事情都发生了。

  那一年是1978年,我国改革开放号角吹响的一年。  虽然过去了40年,但回忆过往,“红旗-7”地对空导弹总设计师钟山依然感慨万千:“那是我们军工人的春天,所有人仿佛一下子都苏醒了。

”  那一年之后,钟山带领团队再攀高峰,使我国“红旗”系列防空导弹不断取得突破,成为我军重要的防空利剑。  “能够把导弹搞上天,是那时唯一的想法”  没有空防的痛,钟山这辈子都忘不了。

  抗战时期,日军对成都实施狂轰滥炸,老百姓伤亡惨重,财产损失无数。

  “那时候的空防几乎不起作用!”回忆起当时惨烈的场景,钟山记忆深刻。也就是从那时起,“没有空防就没有国防”的“痛”深深烙在钟山心里。  投身国防,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大学毕业后,钟山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被选调到新组建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二分院。  “后来得知自己是参与导弹研究,我兴奋得整夜睡不着。”钟山起身走向书柜,小心翼翼地将一辆发射车模型放在办公桌上,饱含深情地告诉记者:“这就是我曾参与研发的‘红旗-1’——我国第一代地对空导弹。”  只有经历过战火的人,才能读懂和平的意义。年少时的这些记忆,一直激励着钟山那一代人潜心研究、艰苦创业。  为了尽快掌握导弹的设计工艺和重要部件的工作原理,钟山和设计人员争分夺秒地攻关,常常吃住在车间。钟山的爱人曾埋怨过他:“家是旅馆,车间才是家!”  “没有国外支持、没有经验可以遵循。”钟山回忆说,当时不少工作人员在车间围着设备无从下手,研制工作一度陷入困境。  那年年底,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宴请国防技术专家,勉励大家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把导弹搞出来。这让钟山更加坚定信心:“要想发展尖端技术,必须自力更生。”  “能够把导弹搞上天,是我那时唯一的想法!”钟山说。  地空导弹的特点是以高速度、高过载的导弹去拦截天空中高速运动、灵活机动的小目标。因此,如何以制导和控制为核心,使导弹快速接近并遭遇目标,适时起爆、击毁目标,成了防空技术的难题。  “要知道梨子的味道,你就得亲口尝一尝。”那段时期,钟山以“红旗-1”地对空导弹总设计师的身份到工厂车间,与工人一起上班,参与零件的拆装。遇到复杂设备,他就和设计人员一起探讨,学习设计原理和工艺技巧。  经过艰苦的攻关,钟山攻克了数十个关键技术难题,不少参数达到了当时世界先进水平。1964年底,“红旗-1”地对空导弹研制成功。  “红旗-1”地对空导弹的研制成功,使我国形成了一条能生产并装备部队的地对空导弹生产线,使我国具备了独立生产全套武器系统的能力。

这些,离钟山“强大空防”的梦想又近了一步。